【新闻广角】三位高龄环卫工的守望与渴望(组图)

编辑:小豹子/2018-10-24 16:36

  彭章松在自己的小屋里彭章松在自己的小屋里 。

  王乐琼乐观面对生活王乐琼乐观面对生活 。李民德在自己负责打扫的街面上

  李民德在自己负责打扫的街面上 。

  四川省总工会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川全省乡镇以上环卫行业人员达133168人,男、女职工人数分别占25%和75%,平均年龄46岁,其中50岁以上占三分之一。

  而记者采访了解到,一方面环卫工是一个脏、累、苦的活,环卫部门难以招到人,不得不临时聘用一些“高龄”人员;另一方面,一些人由于生活所需,他们不得不在年龄渐长时揽起环卫工的活计。

  这些高龄环卫工来自哪里?是如何工作和生活的?他们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彭章松(63岁):

  接下运送垃圾的累活每月能多挣150元

  成都君平街,路人从早到晚都能看见一位留着花白山羊胡的老人骑着一辆满载黑色垃圾袋的三轮车经过。老人名叫彭章松,今年63岁,在这个路段上已经干了4年环卫工。

  4月17日上午11时,记者到达彭大爷的住地时,他正捧着个搪瓷碗在吃“早饭”,记者看见,彭大爷的“早饭”是一碗米饭上盖了几片菜叶子。老人告诉记者,由于活计很重,家里老伴又身体不好不能做饭,每天的早饭就合并到中午连午饭一起吃了。今天能吃上看车的儿子煮的“早饭”还算按时,有时忙不过来的话,就要一直饿到下午两点。

  彭大爷来自抗美援朝英雄黄继光的故乡四川中江县。1986年,由于家里仅有的一亩多土地“刨”不出养活全家五口人的希望,他便孤身一人来到成都打工。拾垃圾、收破烂、当搬运小工,城里人不愿干的脏、累、苦的活计,他都干过。2008年,听说君平街附近运送垃圾的活太脏、工作量太大没有人干,他主动找到环卫部门,表示自己来接这个活。

  彭大爷的任务是负责运送前后三四公里长路段上的垃圾,这个活干起来又重又累,但工钱比单纯扫地每个月要高出150元。他告诉记者,每天除两顿吃饭时间外,他基本上都是在路上干活先是骑着三轮摩托车沿街收拾由路面环卫工清扫出来的垃圾,一车装满四五百袋后运到垃圾集中点装车。“那可是要一袋接一袋‘摔’到汽车上去的!”老人说,“在夏天出汗太多,我都是脱了上身衣服来干!”

  按成都市交管局规定,彭大爷的三轮车是不能在城区内骑的。但彭大爷说,由于交警看见他年龄大,而且是拉垃圾的环卫工,所以他骑车路过时就把头扭到一边,装作没看见。靠看车挣钱的儿子有好几次都劝他别再干了,可彭大爷觉得儿子本身收入就低,他不想给孩子添麻烦。

  彭大爷的老伴在两年前也是一名环卫工。2010年6月4日,老伴在一次清扫街道时因高血压发作晕倒在地摔坏了腿,从此除了每天“一瘸一拐”去看病外就再没法干活了。这样一来,老俩口平常的生活开支和老伴的看病治疗费用,只能靠彭大爷每月1200元的工资收入,因此,即使年事已高,彭大爷仍不愿意歇下来。

  彭大爷现在住的是一个即将被拆迁的20平方米左右的旧瓦房,由于过去他常帮房主做一些力气活,所以,房主在等待拆迁过程中,很爽快地免费让他们一家人暂住,每月只需付水电费。

  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搬走的“家”里,除了一台由儿子帮着买的小彩电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三个人睡觉的地方也是在房屋中间隔了个木板彭大爷和老伴睡外边,儿子睡里面,各自的衣服全都挂在屋顶的横梁上。尽管穷,但彭大爷还是乐呵呵地说,家里没有什么可偷的东西,所以他家的门24小时就从来没有关上过。

  王乐琼(59岁):

  每周吃一次肉改善生活

  在君平街负责路面清扫的王乐琼个头矮小、前额布满白发。她今年已快满60岁,是这一路段周围10多名环卫女工中年龄最大的,她的老家在离成都市区只有50多公里路的彭州市农村。

  “现在环卫工很难招到人。”体重看上去还不足80斤的王乐琼对记者说,正是因为如此,她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和老伴在2010年一报名就被录取了,负责打扫君平街前后200多米长路段上的卫生。她干上午,老伴做下午,每人每月工资1050元(去年拿的还是900元,今年增加了150元)。

  “干这脏活累活,没有多少人能吃得消!”王乐琼告诉记者,她每天清晨4点半就要在这里清扫卫生,一直做到上午9点才回家吃早饭,吃完早饭后又要干到中午12点,一直等老伴来接班。

  她说,当环卫工最让她感到“恼火”的是,她负责清扫的这条街,每天早上6点到8点还是附近的临时菜市场,菜市场“解散”后地上到处都是烂菜叶和残渣,她需要一点一点给收拾清扫干净,否则“管事”的来了会说她做得不合格而要扣她工钱。这大半天干下来,她一人清扫收集的垃圾就能装满20多袋。

  王乐琼是三口之家,2008年老家遭地震后,惟一的一个儿子也来成都务工当了保安。由于她和老伴的年龄都超过法定买社保的年限,所以,老两口目前除干满工时每月能拿到2100元工资外就再无任何收入来源。“再干过一两年就回去呗!” 王乐琼对此看得挺开。她还高兴地告诉记者:地震后好在有政府,他们家在废墟上又建起了新房。

  因为收入低,王乐琼老两口在打工的城市里根本租不起房子。为了找个安身落脚点,她的老伴除每天下午打扫君平街上的卫生外,还在邻近的一个学校兼职做了点杂活,作为回报,学校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免费的临时住处。

  “我们每周吃一次肉改善生活。” 王乐琼告诉记者,她和老伴每天的伙食都吃得很简单,而吃的蔬菜,也都是等到下午五六点钟菜市场散场后才去买摊贩卖不掉的剩菜。

  “别人都说我‘干精精、瘦壳壳’,精干得很呢!”王乐琼高兴地对记者说,因为每天都在干活运动,至今她身上都没有什么毛病,这也是她觉得最幸运的地方。

  李民德(63岁):

  给人看大门换来免费住处,代价是每天只能安稳睡3个多小时

  从君平街头往凤凰彩票网(fh643.com)前走不到一公里,记者在成都老南门立交桥下碰到了环卫工李民德。当时路口显示的是禁止通行的红灯,但李民德仍手拿扫帚埋头往前走,边走边清扫路面上的灰尘。

  “你那样走不怕被汽车撞到么?”记者很为他的安全担心。

  “习惯了,主要是想保持路面的干净整洁!” 李民德有些不好意思,他告诉记者,这样埋头走路是他干了5年环卫工形成的习惯。

  李民德来自四川资中县农村,早年还曾做过生产队会计,算是环卫工里的“文化人”。事实上,他和年近六旬的老伴都在成都干了好几年的环卫工,老伴负责清扫的是附近四个街口的路面垃圾。李民德告诉记者,环卫工作又累又脏,而且干活时间长,年轻人都不愿意干,所以他们这个区域的8名环卫工有7个人年龄都已上了50岁。

  “连交警都说成都这个‘文明城市’是环卫工一扫把、一扫把‘扫’出来的!”李民德说,冬天干环卫工作是他和老伴最难熬的,遇到刮风下雨天,地上的树叶和垃圾要靠他们用手一捧一捧捡起来。一到冬天,他那本身就患有坐骨神经痛、腰椎盘突出的老伴,还要忍受手上和脸上长满冻疮的痛苦。

  “脏和累不说,有时还会遭遇意想不到的危险。”李民德告诉记者,2010年12月的一天,正在路面上打扫卫生的老伴,被一个年轻人骑车撞倒在地,上医院一检查,被诊断为轻微骨折,最后还是在交警协调下对方赔偿了250元了事。

  同样是为了省去租房费用,李民德还在老南门立交桥附近的一个机关宿舍找了份看大门兼守夜的工作,对方提供收发室让他和老伴免费居住,但不付他任何报酬。他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每晚睡下后都要随时起来为人开大门。李民德告诉记者,他常常是上午干完自己的活后,下午又顶替浑身是病的老伴帮她干,到了晚上再去“守夜”,算下来,一天24小时他能睡上的安稳觉也就只有3个多小时。由于晚上睡眠时间严重不足,他白天有时走路都是轻飘飘的,实在太困了,就坐在路边打个盹。

  采访中,李民德还又气愤又心酸地给记者讲了个小故事:“原来我们这片‘管事的’很不通情达理,有一次,我为了送老伴到医院看病提前10分钟收工,结果被她发现了非要扣我的工资,一气之下,我跑到环卫主管部门告了‘管事的’一状,结果环卫部门还真把她给调走了。”

  李民德说,这是他干环卫工以来做的最牛的一件事。